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動態 » 正文

煤制油:“幹”出來的奇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發布時間:2017-04-21  來源:新堯網

时至4月,走近神华甯夏煤业集团煤制油厂区时,可以看凝水塔中不断涌出的水蒸汽,与周遭的白云融为一体,仿若仙境,而盘绕在高大铁架上的乳白色管道,则像一条白色的巨龙呼之欲出。
 
  神甯集團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示範項目,是這條巨龍的名字,它的出生,承載著我國煤炭清潔化利用和破解煤炭産能過剩困局的重任,也承載著“後石油時代”爲我國能源裝備制造提供技術戰略儲備的使命。
 
  更重要的是,它一舉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實現了我國自主研發和技術攻關,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數代人的刻苦求索,14年的艱苦籌備,3年披心瀝血的奮鬥,交出了這份令世界震撼的答卷,而輝煌過後,誰有記得住光芒背後的幾多艱苦的談判,幾多無眠的夜晚,幾多從成立到推翻再到成立再到推翻的方案。
 
  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甯東的時候說過:“社會主義是幹出來的。”成功,從來都不是靠想象就能得來的,而是站在失敗的肩頭,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求索,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換取的。

 

 神甯集團年産400萬噸煤制油項目全景

 
  從艱苦談判到大膽決斷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看到的是煤制油項目建設成功所帶來的突破,但只有伴隨著項目建設一路走來的神甯人才知道,這些成功是多麽的來之不易。
 
  早在2004年,国家发改委就确定了神华集团和当时的甯夏煤业集团做为中方代表,组成中国煤炭间接液化项目对外谈判工作组,负责与南非沙索尔公司进行合作意向的具体谈判,工作组不负众望,于当年6月1日与沙索尔公司签订了<<中国煤炭间接液化项目合作意向书》。然而,出师告捷并没能带来日后的一帆风顺,和沙索尔公司的谈判始终磕磕绊绊,一拉锯就是10年。
 
  在这10年间,世界形势不断变化,国内形势也有了突破性的逆转,2010年,神华宁煤集团建成了世界上第一条煤制烯烃生产线,中科合成油公司在內蒙古伊泰建成16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生产线,并产出了合格产品。
 
  備受鼓舞的神甯集團當下做出決定,采用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中科合成油公司的中溫漿態費托合成成套技術,獨自建設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項目。
 
  2013年9月18日,國家發改委正式批複神甯集團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項目,該項目于當年9月28日開工建設。2016年12月28日正式産出油品。
 
  這對于我國來說,無疑是值得紀念的一天,它標志著我國油氣資源短缺的問題將得到有效的解決,對平衡國家能源結構,降低對外依存度,保障國家能源安全,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攻關!攻關!再攻關
 
  經曆了十年的鬥智鬥勇,煤制油項目絕對不會是一個簡單的工程,要想靠一套國內研發的新技術徹底攻下這個項目,橫亘在神甯集團面前的,還有無數的難題。
 
  據了解,作爲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煤制油項目可大致劃分爲六個環節,其中主工藝裝置包括5個環節:空分環節、氣化環節、油品合成環節、油品加工環節、動力環節。其中,油品合成環節是整個項目不可或缺的一步,對整個煤制油項目是否成功具有重要影響。

 

  神甯集團年産400萬噸煤制油項目油品合成裝置
 

而在神甯集團所在的甯東煤田,這個問題顯得尤爲重要,該煤田的礦井較多,不同礦井之間的煤質差異巨大,甚至同一煤層不同位置的煤質也不盡相同。這就需要以幹煤粉氣化爐和水煤漿氣化爐的原料煤作爲來源,或是通過配煤的方式來滿足氣化用煤指標的要求。
 
  爲了給煤制油項目氣化原料煤的煤源選擇提供技術支撐,統籌優化配置甯東煤田煤炭資源,最大程度發揮其經濟效益,神甯集團自立課題《甯東礦區煤化工用煤配煤方案研究》。
 
  作爲課題組的組長,楊磊在上任伊始,就感到了肩上沈甸甸的擔子,在甯東礦區複雜多變的煤質條件下,采用最合適的配煤方式,盡可能完美地使原料煤得以氣化,這對課題組來說還是頭一遭,而拿下這個難題,就等于拿下了整個煤制油項目最關鍵的一役。
 
  機遇和壓力並存,楊磊和課題組的成員卻沒有選擇的權利,箭,已在弦上。
 
  研究開始後,楊磊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個夜晚不曾合眼,這樣努力了兩個多月,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調研,課題組終于拿出了第一份實驗方案,而這個方案是否可行,還需要實踐的檢驗。
 
  接下來的三個月,對于楊磊和整個課題組成員來說,才是實打實的硬仗。他們每天在實驗室裏忙碌著,按照預定方案進行前期實驗,直到實驗最關鍵的環節到來。
 
  直到如今,楊磊還對那一天記憶猶新,在經過9組不同煤礦複配煤樣的灰熔點實驗後,整個課題組的人都緊緊盯著電腦屏幕,生怕漏掉了一個數據。
 
  第一組……
 
  第二組……
 
  隨著數據一個個從電腦屏幕上躍出,欣慰的笑容也逐漸綻開在每個人的臉上,他們知道,如果一直能夠按照這個規律走下去,馬上就可以進行工業裝置試燒了。
 
  誰知,接下來的第三組數據,卻仿佛一盆兜頭冷水,將剛剛燃起的熱情澆得無聲無息。剛才還興奮著的實驗室裏,瞬間寂靜得只能聽到砰砰的心跳聲。時間似乎過了好久,有人小心地提議:“可能是數據波動,再看看下一組吧?”
 
  然而,實驗的結局並沒有因爲課題組成員的不甘心而被反轉,隨著一組又一組的數據出現,“失敗”兩字已經是板上釘釘,沒有注意到組員一個個離開了實驗室,楊磊獨自一人盯著實驗數據發呆,心裏湧出的,有失望,有不甘,更有澎湃的鬥志。
 
  到底是什麽原因導致實驗的失敗呢?楊磊反複思考著這個問題。第二天,他帶著課題組成員將實驗數據從頭到尾整理了一遍,一個細節都不放過,分析可能存在的問題,同時對前期數據進行反複的比對分析,並進行驗證實驗,終于,再反反複複的分析和試驗後,事情迎來了轉機。
 
  “狐狸尾巴找到了!!!”科研人員一貫嚴謹的態度,擋不住這一聲呼叫中的喜悅。原來,是某處煤礦的煤質發生了較大的波動,才導致了實驗的失敗。對此,他們調整了方案,准備再來一次攻關。
 
  找到了症結,卻也容不得課題組成員花時間去興奮,更容不得再一次的失敗,課題組成員很快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再度投入到緊張的實驗工作中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實驗室裏的氣氛始終嚴肅,一些原本喜歡說笑幾句的成員,此刻也都屏息凝視著,絲毫不敢怠慢了手中的工作。
 
  終于,隨著實驗數據一組一組的出現在屏幕上,楊磊和課題組成員們攥緊的拳頭漸漸松開了,緊皺的眉頭慢慢舒展了,幾個月來的反反複複,伴隨著勝利的到來,燦爛的笑容終于毫無保留綻放在每個人的臉上。
 
  “爲煤制油項目提供的氣化原料煤配煤方案確定了,趕快完善實驗報告,提交公司進行工業試燒”,冷靜地布置完工作,楊磊卻也藏不住心中的喜悅,似乎今天的陽光,都比平日裏暖了那麽幾分。
 
  新的開始
 
  在煤制油項目建設的過程中,像楊磊和他的課題組一樣不辭辛勞,不畏失敗,默默奮戰在崗位上的人從來都不是少數。對于神甯集團的員工來說,夏天在高達38攝氏度的帳篷裏通宵達旦研究方案,冬天零下26攝氏度的寒風中加班加點,都已經是司空見慣的工作狀態。
 
  沒有人抱怨,沒有人放棄,從項目總指揮姚敏到一生對中國煤化工事業都保有激情的專家梅占魁,再到楊磊,全都拼命三郎式的奮戰在第一線,參與到煤制油研發項目中專家和一線工作人員從最早的十幾個人發展到幾百人,創造出神華甯煤科研項目豐碑上一個又一個的傳奇。
 
  正是憑著這股不斷拼搏的精神,煤制油項目得以成功建成投産,而其油品精細化工的步伐工作也已進入合作談判階段:和南京藍盛公司合作,生産液體石蠟,做烷基苯、日化苯,直到生産出洗滌劑;和上海納科公司合作,生産四類潤滑油……
 
  2016年9月,美國頂峰集團和神甯集團簽訂了神甯爐氣化技術許可合同,這意味神甯集團開始從技術引進向技術輸出轉變,中國制造特別是高新技術制造走出國門。
 
  也許,對于神甯人來說,煤制油項目建設成功,不只是結束,也是另一個開始,是挑戰的開始,更是機遇的開始……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免責聲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資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与我们联络。新聞投稿 新聞投稿

本文鏈接:/news/ 转载请注明

 
0条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荐資訊
點擊排行
遵化人才網電力人才網